读《白狐》有感【文/凤雏生】
 二维码 964
发表时间:2015-05-16 10:13作者:凤雏生


  
  少年时我喜欢读《聊斋》,陶醉在人和异类的爱情神话里,许是对爱情的渴望,书中那一只只或调皮可爱、或成熟简约、或柔情似水的狐狸,就成了我经年不醒的梦。以至于很长时间只要是提到“爱情”的字眼,我便首先联想到狐狸。
  
  《白狐》讲述了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小白原本是修行千年的雪狐,因为受伤被书生凌晗救起,他对小白百般呵护,让小白感受到了家的温暖。在凌晗心里小白只是一只狐狸,而小白却对他日久生情、萌生爱意。当小白幻化成“雪嫣然”与凌晗“不期而遇”时,凌晗被她的美貌所吸引,可是念念不忘的却依旧是那只雪狐——小白,这让小白颇为纠结苦恼。
  
  雷劫将尚未开始的爱情结束,而结束同样又意味着开始,凌晗在最后关头知道了真相,为救雪狐他冒死赶往梅林,代受雷劫之苦。此刻在凌晗心里,小白终于变成了雪嫣然。雪狐经母亲点拨凌晗得以生还,但是再也记不得有关于小白或者是雪嫣然的往事。雪狐听到他和“雪嫣然”的对话后心灰意冷,在书生要离开时,她绝望地选择留下来,在那间破茅屋,守候着那些属于她的最美好的记忆;守候着,她一个“人”的孤独。
  
  雪狐经历的何止是雷劫,分明就是一场千世情劫,她对凌晗的爱惊天动地、轰轰烈烈,而后又把爱深埋心底,一如当初。凌晗寻到了雪嫣然,其实潜意识中他爱的还是曾经的雪嫣然,虽然不再记起。
  
  故事让人心痛,禁不住悄然落泪。我在想,倘若自己能融入到故事中去,那该是怎样一件幸事。纵舍三千繁华、许你一世流离,如果说一世太长,半世可否?又或者五六年、七八月,亦或弹指刹那的某个瞬间。千年的长途跋涉,蹒跚而至,只为今生回眸一瞥。“情”字让雪狐变成小白,之后变成雪嫣然,结尾处为了救凌晗她又不得不恢复原型。故事里生命可以轮回,那么爱情有没有轮回呢?如果有,我情愿沿着故事的情节走下去,虽然我不确定我是不是凌晗、凌晗是不是我,我也不确定小白此时正徘徊在时空交错的哪一个角落。
  
  文章有《聊斋》遗风,在创作思路上与蒲松龄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关于白狐的传说有很多版本,这个故事的与众不同之处就是,作者引用了现代元素注入其中,并且故事里雪狐也好、小白或者是雪嫣然也罢,无论哪一个角色,她所表达出来的思想、她的一举一动,就如同现实社会中情窦初开的少女,懵懂矜持、青涩朦胧、温柔可人。读这篇小说,我能感觉到这是在与作者进行心与心之间的交流。虽然是神话传说,但是其情感是“真实”的,完全贴近生活。
  
  雪狐是一个梦,让我深陷梦境而不能自拔,但愿这个梦永远永远也不要醒来!

文章分类: 杂文精品
分享到:
全部评论(1条)
绿果果 [VIP] 2016-01-28
很棒!
联盟推荐
 
 

中国朗诵联盟入驻企鹅号,定时刊载文化新闻、优秀文学作品、朗诵音视频,实时报道中国当代文坛最新动态。

..........................

查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