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重生 第三章【文/此生如梦】
 二维码 8165
发表时间:2017-09-12 22:13来源:作者原创网址:http://www.fwjt.cn.com

  小艳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睡在床上。“姐!”她连忙起身下床向屋外跑去,厂房里,一块长长的板上躺着一个盖了白布的尸体,那便是百合。人的命运是谁也左右不了的,就算他再勤恳再善良再美好,就算别人有多爱他多需要他多希望他好好地活着,生命当终结的时候他还是要离去。小艳瘫坐在墙角,跟当年一样,没有哭泣,只是静静地听着大人们在谈什么。在那具冰冷的尸体周围有老板一家,有小艳村里的几个干部,还有一个正不断抹泪的父亲,小艳的父亲,躺着的百合的父亲。他不断地清鼻涕,不断地用衣袖擦着红肿的眼睛。在孩子们的眼里,他永远是一个铁石心肠、花花肠子、吃喝嫖毒的父亲,可是此刻小艳发现原来父亲也有柔软的一面,父亲也会流眼泪,也会心痛。

  “百顺,大家商量的结果是老板家赔两千块钱也差不多了,把这孩子拿去火化了吧!”其中一个村干部说。

  “你们怎么安排就怎么算吧。”父亲一脸绝望的样子,表示此刻再怎么样也是枉然了。曾经,小艳跟大家一样不解,为什么一个活活的生命就这样结束了只值两千块钱,两千块钱就把父亲给打发了,他不只是个浪荡子,还是个大傻瓜,自己女儿的一条命就只值两千块钱,但此刻她一下理解了爸爸,生命没了,要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她的女儿可是无价之宝,就算能争得几倍甚至几十倍的赔偿金,她还是回不来了,即便现在的他一贫如洗,他还是觉得她的女儿是用金钱所代替不了的。

  小艳流下了几滴眼泪,不过这次是为父亲而流,其实父亲也不像他们心目中那样坏,他除了喜欢在外面找女人,其它的也就打打小牌,抽抽烟而已。小艳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敬爱自己的父亲,金钱,它算什么东西,跟失去亲人比起来,金钱它如同草芥!

  跟父亲一起护送百合的的骨灰回到老家安葬后,小艳决定离开这个悲凉之地,既然最想改变的事改变不了,留下来还有什么意义。她决定回到八年后。她一直认为是那棵大树让她回来的,同样那棵大树会把它送回去。于是在一个放晴的黄昏她来到了那棵大树下,这棵大树长着繁茂的野草,树大概有三层楼房那么高,有她的一抱那么粗,叶子像扇子,密密麻麻铺了一层又一层,原来是一棵银杏树。“原来银杏树真有神力!”小艳在心里想着,双手合十开始祈求:“神树,谢谢你把我带回这个时代,不过现在我想回去了,麻烦你把我送回八年后吧。”她虔诚地轻轻闭着眼睛等待着银杏树把它带回去,可是几分钟过去了,她睁开眼睛观察自己,发现自己还是那么小,完了,回不去了,她不死心,闭让眼再求,睁开再闭上,反复多次后依然完全没有什么变化,好像长大的那几年的映象根本就不存在,现在才是实实在在的世界。既然回不去了,就重来一次吧,这一次,她不想再像从前一样,就算改变不了命运,但可以改变自己的生活,她要重新认识这个世界!

  新学期开始了,如果一切都没有变,那么这将是小艳和小白全新的一年,也是父母最痛苦的一年。这一年小艳的班主任是杨老师,八年前和八年后的她的容颜依旧,只是在小艳眼里她完全是两个人。这个时候的杨老师穿着有点露背露大腿,染了一头弯弯的黄发,配上她并不太俊俏的脸,大家都背地里管她叫金狮猴,除了这些以外,大家并不讨厌她。而天真烂漫的孩子们是最容易感动的,只要老师稍微给一点好处,他们就会感动得稀里哗啦。开学后没几天在一个晴朗的下午杨老师给大家上了一堂体育课,体育课上杨老师跟大家一起拉拔河,一起跑步,一节课下来大家都满头是汗,于是杨老师便买了冰棍一人分一根。这种时候送冰棍就等同于雪中送炭,大家都高兴极了,而杨老师在同学们的心中也有了一定的位置。当年小艳就是这么被感动的,可是今天,她拒绝了老师递过来的冰棍想起了在宴席上老师那冰冷的语言和凝固的面孔。“我不要,杨老师,这太冰了,已经冰到了我的心里,不用再吃了。”杨老师感觉她这话说得有点奇怪,却也没有问个究竟,只是这时她才发现小艳跟别的学生不一样,额头上根本没有一点汗,其实小艳只是参和在其中,跟着随便做做姿势。

  几天过后,班里来了个新同学,当年他的到来曾让小艳少了一些对姐姐的怀念,多了一份懵懂。他跟着老师走进教室,安静的教室不像往天那样更安静,而是一片哗然,“好帅噢!”这声音让本在看故事书的小艳也抬起了头,是的,他每天上课都在看故事书,无论老师上什么课都与她无关。

  “这家伙跟当年一样,白皙帅气,浓眉毛大眼睛,高鼻梁红嘴唇,身穿小西装白衬衫,脚穿黑皮鞋白袜子,要多帅有多帅,简直就是个小明星。不过当年是我先喜欢的他,公平起见,现在他得先喜欢我!”于是她干脆钻到桌子下面继续看自己的书,当大家都在拍手欢迎时,老师点名了:“王小艳,怎么这么没礼貌,新同学也不欢迎一下?”小艳这才从桌子下钻出来拍着手掌说:“欢迎,欢迎新同学张锴加入我们班!”

  “原来你在听老师讲话的啊!”同桌小声对小艳说。

  “什么意思?”小艳低声问。

  “你都知道他叫张锴了,当然是听到老师的介绍了,我以为老师的话从来进不了你的耳朵呢。”小艳听后笑了起来,别人哪里知道她九年前就已经知道他是谁了,至于老师的话是真的从没进过她的耳朵。而张锴心里已经对她的态度十分不满了,要知道他走到哪里可都是学校的美男子,而且学习也出类拔萃,没有一个人不对他仰头相望的。老师让他坐在第二组的倒数第二排的位置,刚好跟小艳同一排,只是小艳是在第一组,本来他那位置是小艳的,因为她上课从来不听,老师就把她掉到墙边去了。这一节课,大家会时不时地回头看看这位新同学,而张锴却怀着不满的情绪时不时地朝小艳看去,每次看她都在看自己的书,完全没有听老师讲课。“原来是个混世魔王!”这是他对小艳的定位。

  下课后,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他走到小艳跟前,小艳还在入神地看着自己的书,并没发现是他。“同学,在看什么书啊,看得这么带劲?”小艳听到是他的声音便抬头说:“《红楼梦》,你看过吗?”

  “我没看过,只知道这是四大名著之一,这书真有那么好看吗?”

  “其实除了认识那些文字,我根本不知道里面在说什么。”

  “那你还看!”张锴越发觉得小艳简直就是个无聊的人,不再理她。

  一个星期后,第三次测验成绩出来了,小艳毫无例外的双科都是第一名,大家已经不觉得奇怪了,可是考了第二名的张锴感觉很是惊讶也很是不服,她一个只知道沉静在故事书里的人怎么可能考第一名?下课后他问跟他一起玩的同学王小艳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的同学说:“她以前成绩就很好的,不过以前的她学习很努力,不像现在,老师说什么都与她无关。”

  “那她这样老师怎么不管她?”

  “早的时候老师天天都在点名,可是有一天她心情不好吧,就对老师说,她全都会,不稀罕老师教她,从此老师生气了,也不管她了,而她的确是每次测验都第一名,反正人家就是天才!”

  听了这些,张锴对她似乎有了新的认识,对她也充满了好奇心。一天下午放学,他跑上前追到小艳姐弟俩叫道:“王小艳,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你从来不学习还总是第一?”

  小艳听了有些得意,不过一秒钟的时间那种得意的表情就消失了,她说:“我跟你们一样努了的,只是我努力的时候你们不在罢了,我并不是他们口中说的天才。”

  “你姐说的是真的吗?她是不是回家就学习,而不是看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书?”他问小白。

  “其实我姐回家也是看些乱七八糟的书。”小白回答。张锴并没有得到令自己满意的答案,不过这姐弟俩说的话他更相信小艳说的,他也不相信真的会有这样的天才。他们一起从李老师她们身边走过,小艳对老师视若无睹,李老师在后面盯着她并跟另一位老师耳语起来:“这个学生,成绩倒是不错,就是对老师太没礼貌,狂妄自傲,目中无人!”

  “你教过她?”

  “是啊,那时上她们的课都得小心一点,不然说错一个字她都要站起来指责,让你下不了台,现在杨梅不也拿她没办法,都懒得管她了。”

  “有这么大胆的学生啊!”这些话被此步的张锴听进了耳朵里,他越来越对王小艳感到好奇。

  【待续】

文章分类: 小说精品
分享到:
全部评论(0条)
亲~快来评论噢!
联盟推荐
 
 

中国朗诵联盟入驻企鹅号,定时刊载文化新闻、优秀文学作品、朗诵音视频,实时报道中国当代文坛最新动态。

..........................

查看 >>